重庆自考网  
教育人生网合作招生
  • 中国成为第二大电影市场 留学生回国加入影视行业
  • 2016/1/5 9:51:57
  •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日,中国电影年度票房已达400亿元,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

    “未来的中国电影会和美国并驾齐驱。”惊迷影视CEO何帆说,两个最大的电影市场间,一定需要更多熟悉双方文化和创作规律的电影人才。由他的公司承担海外制作的《寻龙诀》2015年12月18日在国内上映。何帆确信自己在做符合潮流的事情。

    像他一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曾是留学生的高远毕业后成立了ILP公司,帮助在海外从事影视制作的华人发掘国内外资源。选择这一方向,高远的理由很简单:越来越多的留学生选择艺术类专业;进行影视创业创作的海外华人和国内的电影市场一样,增长迅猛。

      “书生”成长为成熟团队

    山西女孩姜滢出国前“一直是坐在荧幕前当观众的主儿”。她和影视结缘源于2012年,两名无辜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加州遭枪手杀害,国内却流传开“富二代惹是生非”的谣言。同是留学生的姜滢萌发了拍摄《我们留学生》这部影片,还原真实留学生活的想法。

    高远的ILP团队起步于母校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华人学生会,他“在组织学校文化活动和华人宣传事务中慢慢倾向了影视文化领域”。高远坦言,大部分学生团队在早期有很多缺陷,主创们往往只从理想和艺术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但是,越来越多“书生”在货真价实的经营和国外准入门槛较低的情况下,逐步成长为成熟团队。

    “哪怕十几分钟的艺术短片也有前景。国内每年600部长片也只有100部上线,一些短片反而在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版权售卖十分可观。”高远明年将承接两部网络剧和3部电影的制作工作,其中包括和法国著名导演合拍的两部长片。

    何帆的惊迷影视主要为中国传媒企业在美国的制作开发服务。今年,他们负责了电影《寻龙诀》、电视剧《他来了,请闭眼》等近10个项目的海外制片工作。在何帆看来,大部分留学生投身影视是出于喜欢,因为“电影的快乐远非经济回报可以概括。创作乐趣、剧组情谊以及成就感都吸引着年轻人”。但他同时承认,中国经济发展后文化需求猛烈的增长,是促使他创业的重要原因。

    支持留学生影视作品的人变多了

    姜滢不否认,身处异国他乡创业困难不少,“正因为美国的好创意太多,所以大家普遍缺乏资金和资源,拿钱比国内还难”。

    更深层的难题在于心理认同。台湾女孩叶凌卉不止一次因为亚洲面孔而受到质疑,她感觉,对方也并非怀有恶意,只是一种天然的陌生感以及理所当然的印象,“你们做东西是不是应该更便宜点啊”。

    高远将这些情况总结为“断层”:留学生们缺少海外资源,又对国内的环境和人脉比较生疏。ILP公司已开始有系统地将留学生优秀作品推介到优酷等平台和一些电影艺术节上。金钱问题也随着口碑的提升而改观,“大部分学生团队制作的花销也就几十万元,愿意支持的人越来越多”。

    何帆觉得,虽然在海外呆久了会在参与华语制作时“多花点时间找感觉”,但欧美环境的优势依旧明显。他觉得目前美国有两点经验值得学习:一是电影从业人员的态度极度纯粹,少有追逐名利的心理;第二是职业细分程度很高,专业人做专业事。

    “其实导演中心制不意味导演高人一等。许多工作者一辈子坚持做副导演、器械师甚至场记,会在剧组里得到更多尊敬。有了沉稳和坚守,才能制作出经典的作品。”何帆说。

    姜滢也感觉,好环境让学创作的年轻人收获更多。她感受最深的是国外高超的创作思维,“许多普通学生的年度作业都让我惊叹,构思和结构都让我无法企及”。规范化也值得学习,她考察发现,西方片场每个细节都有精细制度,“一天12小时的规定拍摄时间绝不会大幅超时”。

    年轻的影视创业者获得了迅速成长。姜滢认为自己能从门外汉迅速变成制片人,甚至逐渐执导影片,正是依赖这种开放包容、专业却不设门槛的实践环境。何帆则觉得,在好的环境里能接触更优秀的合作伙伴,收获难得的经历,这是创作者十分重要的财富。

      中国电影走出去不能只拿资本合作

    高远认为,在中外交流日趋频繁的情况下,同时具备国内背景又具国际思维的留学生会在海内外影视行业体现出优势。

    独特之处首先在于思维不同带来的理念差异。姜滢发现已有不少北美华人的作品立意更新颖、构造更大胆,甚至很多不错的题材是美国本土制作者难以想到的。

    而在叶凌卉看来,差异带来的优势回到家乡一样成立,“生活在全世界最大的城市所锻炼的全球视野,对影视行业十分有用。众多的艺术展览、媒体资源以及各行业精英都能带来许多启发和机会,即使回国也继续发挥作用”。

    何帆也觉得留学生的视角难能可贵,“在纽约可以方便观察各种生活,寻找各个族裔的演员。和世界各地的人合作可以碰撞出更多的火花。当回到国内,在海外的创作经历会让人以更独特的视角来看国内的故事,找到中间的精华,讲出不一样的感觉”。

    除此之外,留学生的优势还源于更深层次的东西,即中国文化产业的迅速发展以及中外影视合作的趋势。在何帆眼中,新一代中国影人相当多样化,没有前几代标签性的特征。他们的成长环境多样,有不同特长,加上欧美学校教授内容彼此各异,毕业后和当地及国内行业的接触程度更是千差万别。这种种的“不一样”能为蓬勃发展的中国电影提供多样活力,搭建起与欧美电影行业深度合作所需各个维度的桥梁。

    高远目前忙于同海外团队在国内合作,他举例ILP目前制作的中法合拍片,编剧是留过学的中国人,契合国人思维的同时又掌握西方文化,公司成员大多掌握中法英3国语言方便沟通,ILP对中国国情和资源的掌握更满足了对方迫切进入中国的需求。

    除了资本获利,高远觉得海外电影人的更大意义在于“取经”,这也符合整个中国影业亟需学习海外先进理念的大势,“中国电影行业仍缺乏好的理念和机制,走出去时应该多学习深层次的技术和经验,不能只拿资本和国外合作。这样,中国影业才能迎来不仅仅是票房的繁荣”。 

    (你正在阅读“中国成为第二大电影市场 留学生回国加入影视行业”,查看更多:重庆影视表演资料,查看最新:教育资讯
相关课程
学校课程上课地点开班日期优惠价
分享到:
023-81702801
咨询:在线咨询 
新闻分类列表
Copyright © 2004-2020 edulif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7006735号-4